信息披露

ROR平台注册:【史话】同文是民族情感的黏著剂──再认识中国的意义(二) - 两岸史话 - 言论

作者: 张国荣   点击次数:    发布时间: 2021-09-18 18:04

偏远落后的秦国,只凭暴政,统一不了中国。主要是秦国的历代国君,皆以一统天下为志业,并为一统天下,“海纳百川”,吸收各国人才为秦用。有楚人成为秦国的宣太后掌朝政数十年,有商鞅、张仪、范睢、李斯、吕不韦,都是可决定秦国命运,掌大权居相位的外邦人。

他们都不是秦国人。秦国却把门打开,广纳天下人才,成就了秦国的一统志业。今天中国大陆的政策不只是招商引资,更是招才引智,也对台湾人打开大门,容纳人才,既成就台青、台商,更成就大陆的成长。本是两岸互利双赢,但在民进党执政下,藉政治权力霸凌遏止,以法律设限台湾人的机会。

关闭一定输给开放的,何况两岸大小强弱的巨大差距。多少台湾青年人,因此而受限于狭隘的视野中,失去了一展长才的机运。可惜啊!

秦一统天下,以中央政府为中心,废封建,设郡县,统一国家。从此中国统一是常态,分裂是非常态。其次推动,书同文,车同轨。书同文统一了语文,多元多样的华夏,因书同文,凝塑出共同的文化,共同的价值意识,建构成统一的民族。奠基了中国一统的主旋律。

一九四五年台湾光复前,绝大多数台湾的知识份子,不会讲国语(普通话),但有中国人共享的文字,读共同的四书五经、章回小说,书写表达;可全国沟通,可上京赶考。除各地特殊的俗语用词之外。只要有音,就有文,就有字。

世世代代听不懂,讲不了官话的台湾知识份子,以闽客语思考、以闽客语表达,以中文阅读、书写,不需要另创文字,就能将典籍、诗词、歌赋以闽客语的方言吟咏、言说。如同我一开始演讲,以闽南吟颂枫桥夜泊一般。在台湾,虽有闽客语的差别,却有共同文字表达的桥梁。

在中国,使用成千上万方言,却有共同的文字,可书写表述其感情、思想,可阅读古今典籍,各地士人文章,打破方言隔阂。文字成为大家沟通的桥梁。因此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人口众多,土地广阔,生活各异,方言不一,但因统一的文字,加上废封建,设郡县;成就一个二千多年来,统一且强而有力的中央。维持国家不分裂,保障人民生命、财产的安全。

一统的国家,人民生活安定,可勤奋发展力争上游。反之若因中央衰弱,形成分裂割据,必然战乱连连,民不聊生,痛苦不堪;短则数十年,长则百年后,在人民望治心切下,又创建统一的国家。人民期待强而有力的中央以维系统一的体制,是西方难以理解,却必须理解的中国。

长城的中国

中国是一个筑长城的国家。西方帝国主义,总认为中国强大,必如西方攻城掠地,肆意扩张。西方错了,历史上,一个盖长城的民族,秉持的就是人不犯我、我不犯人的民族性。

中原政权的中国:可屈可伸

中原的政权就是可屈可伸的中国。历史上有汉唐盛世,但同时有不惜放下天朝威仪,以王昭君出塞和亲,祈求和平的汉家天子。唐朝也以文成公主下嫁求和平。若一再委屈求和不可得,那就出塞驱敌保太平。

常常高举主权、尊严之名保台的台湾,想想历史的天朝,都以昭君和番、文成下嫁求和平。以史为鉴,台湾或许会有更高的智慧,有更宽广的思考空间,以因应北京的政策,寻求最好的对策,以利台湾。

中原政权的中国:臣服不征服

汉武帝把匈奴赶走,但没有在匈奴区域设殖民地、任总督。康熙把葛尔丹打败了,也是打赢了,对方献上降书、降表以示臣服后,即刻班师回朝。

孙中山先生在大亚洲主义演讲指出:中国强盛几千年,邻旁的韩国,没有灭亡;日本只不过强盛了几十年,韩国就被日本殖民。劝日本要做东方王道的干城,不要做西方霸道的鹰犬。做王道的干城,不做霸道的鹰犬,是中原政权的本质,臣服不征服。

相对于十六、十七世纪西班牙以马德里、荷兰以阿姆斯特丹;或是十八世纪的英国以伦敦,成为殖民世界的帝国主义中心。反观中国汉唐盛世,唐朝以长安为中心,向世界开放,吸引万邦来朝。中国不是扩张出去,而是开门让大家进来。(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