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流程

林心如、许玮宁激烈辩生死 “被害者”推理出生命教育

作者: 张国荣   点击次数:    发布时间: 2021-11-06 20:58

(★“udn星级评论”专栏内容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。)

Netflix推出“罪梦者”等3部原创华语影集后,外界高度期盼下难免有些失望的争议,而第4部“谁是被害者”终于符合期待值,卡司、剧情、画面、社会议题讨论度一应俱全,8集中紧凑又不失故事性,8段悲剧人生看似毫无关联,却又环环相扣,最重要的是结局明确点出正面的社会价值,透过戏剧,带给社会上干涸生命一瓢清泉。

“谁”剧中接连由、丁宁、陈家逵、郑人硕、夏靖庭、尹昭德饰演的角色死亡,串起连环自杀案件侦办,每一条生命背后都有一段悲伤的故事,包括性别认同、父母或兄弟等家人给的压力、工作压力、健康压力、心理阴影压力等,而男女主角、在调查案件之外,自己的家庭也有难念的经,是现今社会问题的浓缩版,而这8人之外,还有隐藏版的王识贤、张再兴,背后也都有故事。

要在8集之内串联起那麽庞大的故事量,每一位演员在圈内不是有奖就是有名,可以想见制作单位在前置期的挣扎,让谁戏分少一点都觉得可惜。“谁”剧中除了串起主线的主要演员,其他生命牺牲者确实都戏份不多,但每一段都很精采、发人深省,能拍成这样的成果已属不易。

“谁”剧首先以悬疑推理的方式吸引观众眼球,甚至有网友在追剧过程中跟著一起“办案”,也成功让话题在网络上发酵。但剧情让观众愈看愈揪心,因为这些死者生活中发生不顺的事情,或许也曾在你我的生命中出现过,愈平凡的悲剧事件、愈让人痛心。

在看“谁”剧前半段时,不免担心这样的议题对现今社会来说太过沉重,饰演的清洁妇“大魔王”性格扭曲,认为自己给死者轻生的意义与勇气,让自己的死去完成下一位死者的遗愿,有种合理化轻生行为的错觉观感;这样的情节若稍有处理不慎,就像剧中饰演记者的许玮宁一样,有种因为一篇报导害死一个人的愧疚感,好在故事最后给了生命更重要的光明面方向。

很喜欢故事最后,许玮宁与林心如对谈的情节,像是针对生命意义两个反面观点的辩论,许玮宁的角色更是狂曝金句:“活著比死亡更需要勇气。”、“他们需要的不是死亡的勇气,是一点活下去的希望而已。”、“要活下去才有力量,活下去才有改变、才有希望。”活下去才会看到生命不一样的美好,为整部剧下了很好的注解。

“谁”剧的剧情让人想起前阵子在演艺圈接连发生偶像艺人轻生的事件,尤其在南朝鲜演艺圈更是每个一阵子就有一件憾事;然而公众人物对社会有一定影响力,难保不会在社会上带来对轻生念头的扩大作用,就像“谁”剧中也点出,报导这类新闻对社会是有渲染力的,因此方向更为重要,才有了许玮宁剧中将死者完整故事报导出来的结果,且提到,若他们没有死,能看到周围仍有很多爱包围著他们。

虽然剧中死者生前对这个社会充满怨恨,包括对父母、兄弟、工作、整个大环境,但他们要活下去,才有与这个世界和解的机会。更何况,所谓“遗愿”,他们真的都达成了吗?

黄河的角色在死前仍无法获得外界对他的性别认同;丁宁的角色死后才发行专辑,听不到外界对她的掌声;郑人硕的角色也无法用自己的名字好好发表一次作品;陈家逵的角色一死,年迈的父亲又还能倚靠谁呢;夏靖庭的角色甚至根本没得到他一直想得到的原谅,自以为放弃生命能赎罪,甚至辜负妻子对他的付出。死去终究是遗憾的,活下来的“晓孟(李沐饰)”,就获得了重新认识一直心有疙瘩的父亲(张孝全饰)的机会。

之前访问时听一位演员感叹:“到底是社会影响戏剧,还是戏剧影响社会?”这句话著实值得人们反思,戏剧拍摄出社会阴暗面,但很有可能加深、扩大这样的阴暗,使得问题非但没有解决,甚至更严重。

就像“我们与恶的距离”之后,社会上依然发生随机杀人、精障者可逃过死刑争议,让饰演法扶律师的吴慷仁都忍不住感慨:“是不是需要变成一部长寿剧?”或许一部、两部戏剧可以引发讨论,尚无法对社会有什么改变,但至少能够带来温暖的力量,让深陷类似问题的人们多少能够从中找到一些解答。

庆幸“谁”剧不是只有拍出惊悚骇人的社会案件、紧凑的办案过程,还有对生命温暖、温柔的注解,就连戏剧最后的时间也不放过,呼吁戏迷:“如果您或您的朋友与本片提及的议题有相同困扰,请联系家长、朋友、学校的副导老师或是可信赖的成人,寻求专业资源的帮助。”也成为本剧最重要的一段文字。

自杀,不能解决难题;求助,才是最好的路。求救请打1995 ( 要救救我 )

(★“udn星级评论”专栏内容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。)